诗歌与远方

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按照社会科学最常用的经济人的假设,人们根据利益考量决定各自的选择。然而,总有一批满怀激情和理想的人,不计后果地选择诗歌与远方,即使这样的选择对改善自身的经济处境没有帮助,甚至会有明显的损害。
有人也许说,这些人没有理性。在有限理性理论大行其道的年代,这些格格不入的名利世界的“局外人”,确实与个人利益精算师们少有共识。然而,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诗歌与远方的魅力不仅没有黯然失色,反而越来越靓丽且诱人了,我们常常看到实现了财务自由的诸君拥挤在诗歌与远方。有人也许会据此慨叹经济的压力消磨了自己诗歌与远方的理想。
当我们翻开共和国的历史画卷之时,也许会惊奇地发现,从70年前或更早的时候,许许多多行囊简陋,身无分文的理想者就踏上了寻找诗歌和远方之旅,有的人中途退缩了,有的人长眠在大漠深处,有的人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地改变着戈壁滩的颜色,如挺拔的胡杨一般深深地在边疆扎根成长繁衍。当我们这些诗歌与远方的过客,真正领略到“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情怀,才明白内心的浅薄与肤浅。这里也许已经远离了“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的豪气,只剩下“一生只做一件事,我为祖国守边疆”质朴,戈壁狂沙中,站稳脚跟,挺直腰杆的都是真的英雄!偌大的中华故土,哪里离得开这一天天、一寸寸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