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毒妇人心!古人诚不欺我

2021-02-22 09:44 

武则天
俗话说“母子连心”,动物尚且如此,何况人乎?然而,古来不乏禽兽不如的毒妇,比方说为了当上皇后,武则天亲手掐死亲生女儿,只为了陷害王皇后;为了避免天下人反对自己,当上女皇的武则天逼迫儿子李贤自杀。
倘若说武则天的借口出于政治目的,还算冠冕堂皇的话,而有的毒妇仅仅是为了一己私欲,就对自己的亲生儿子痛下杀手。
春秋战国时期,晋国栾氏家族掌门人栾黡[yǎn]去世后,他的妻子栾祁私自把家里的财产送给一个叫州宾的下人。
栾祁为啥要这么做呢?原来,她和这个州宾有一腿,同时,栾祁的娘家老爹范匄和弟弟范鞅也想霸占栾氏的财产。
栾祁几乎把家都败光了,儿子栾盈看在眼里,却隐忍不发。
栾祁担心自己的苟且之事被儿子察觉,于是来个先下手为强。栾祁四处散布儿子栾盈谋反的消息,谋反是要掉脑袋的大罪,亲生母亲说出去,人们皆信以为真。
当时,栾盈喜欢结交义士,大有其祖父——权臣栾书的风范。
栾盈素来与外祖父范匄[gaì]、舅舅范鞅不和,范匄父子就想趁着栾盈丧父,羽翼尚未丰满之际,将栾氏一族灭掉,从而霸占其家族的巨额财富。
栾祁撺掇弟弟范鞅一起找到父亲范匄,诬陷儿子栾盈谋反。
范匄偏听偏信,上奏晋平公,晋平公于是下令将栾盈调出京城,同时驱逐了栾氏一族。
范匄成功将栾盈调离国都之后,开始疯狂报复,将栾盈的党羽箕遗、黄渊、申书等九人刺杀,同时监禁了三个人。
栾盈闻讯之后,就辗转逃到了齐国,打算召集人马,杀回晋国,夺回属于自己的财产,挽回家族的荣誉。
周灵王二十二年(公元前550年),栾盈悄悄来到晋国的曲沃城,在齐庄公以及父亲旧部胥午的力挺之下,率战车二百乘,同时联络好友——看守都城大门的大将魏舒,双方里应外合,栾盈突然间率勇士杀进都城。
范匄、范鞅父子拼力抵抗,将栾盈一伙击败。栾盈率残余部众退守曲沃城,范匄、范鞅父子率军猛攻,不久城破,栾盈等人被范鞅砍杀,割下头颅,栾氏一族至此覆灭。
栾祁在娘家人的支持下,成功除掉了亲生儿子,并将夫家灭族,她非但毫不内疚,反而搂着情夫淫笑,任由弟弟范鞅霸占了栾氏家族的财产。
无独有偶,唐朝的时候,也有一个毒妇,因为一己私欲,欲置儿子于死地。
《折狱龟鉴》记载:唐朝时期,李杰任职河南尹的时候,有一个守寡的妇人状告自己的亲生儿子忤逆不孝。
忤逆不孝在封建时代属于十恶不赦的大罪,是要接受酷刑惩处的。
妇人难道不知道吗?她当然知道,其实就是想以此为借口,除掉儿子,她为何如此狠毒呢?
河南尹李杰也很纳闷儿,妇人的儿子来到大堂,竟然没有为自己辩解,哭泣着说:“我得罪了母亲,甘愿接受惩罚!”
李杰仔细观察妇人子,发觉他不像是个忤逆不孝的人,于是就再三提醒妇人说:“你是个寡妇,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接受惩罚,他必死无疑。”
妇人如同王八吃秤砣——铁了心,执意要求严惩儿子。
李杰于是说:“等审判之后,就地处死,你去买一口棺材,等着埋葬他吧!”妇人随即走出大堂。
河南尹李杰是个心细之人,他意识到案件不可能像妇人说得那么简单,于是派衙役悄悄尾随妇人。此时,妇人在大堂外对一个道士说:“事情办妥了!”
过了一会儿,妇人买来棺材,请人抬到官府门外,妇人再次到了大堂内,河南尹李杰希冀她能迷途知返,于是再一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劝说她放弃状告自己的儿子。
妇人执意坚持,毫无悔意。当时,那个道士正在大堂外偷窥,李杰命衙役一拥而上,将道士擒获,出其不意开始讯问。
道士还以为妇人招供了,于是不打自招说:“我和妇人私通,她儿子坚决反对,所以我俩设计要除掉他。”
李杰勃然大怒,命衙役大杖伺候,道士和妇人被当堂活活打死,李杰命妇人子将妇人尸体放入棺材里,带回去埋葬。
城中百姓闻知消息,奔走相告这件大快人心之事。

本文地址:https://www.scyhyf.com/3860.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手推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