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西北文艺》王付鹏小小说

小小说:
孝顺就是石头堆 野魂媳妇说要给婆婆立墓碑的时候,二魁激动的涕泪横流。这几年,看到村里乡党不管有钱没钱,都在给先人立碑,二魁也曾想跟媳妇说一说,但一想到媳妇一块钱恨不得掰成八瓣儿用的细捏,内心里争斗良久,终究是没有开口。老龙岭是个穷地方。早些年更穷,老坟园里都是给亡人的坟脚用石头磊个三角造型的石垛子了事,直到多年以后,立墓碑仍是有钱的孝子们才能做的事情。老太太活着的时候一个人住在老庄子!走也走得是不声不响,给谁都没说一声,二魁两口子过去看的时候,老人早已死得邦邦硬了。“都是叫穷弄的。”后来二魁一提起娘,媳妇就如此这般的叹嘘。如今媳妇想到给老人建一个好一点的墓碑,这让二魁有点意外,不过这也算是他两口子真正给娘做的一件体面事了,二魁自然高兴。而更让二魁高兴的是,媳妇不但要给老人立碑,还坚持要给婆婆弄一个又大又好的墓碑。“把没尽到的孝顺补回来,叫那些说三道四的人都睁开眼睛看一下。”媳妇说这话的时候斩钉截铁,饱含一个坚定不移的大孝子的决绝。墓碑的事是媳妇一手操办的。从拟订碑文,预订墓碑到碑体雕刻完成只用了几天时间。墓碑的确够大够体面,比村长他妈的碑只大不小。村里以前那些给先祖立的碑都是把石碑用水泥固定在先祖坟前就成了,但二魁两口子还给墓碑配了底座、碑柱、碑顶,是一个真正意义的传统墓碑。与此同时,他们请了阴阳先生,看日子、恰时辰、定方位,预备酒菜 ,广邀亲友,忙得不亦乐乎。正式立碑那天,二魁家里大摆筵席,亲朋好友、邻里乡亲全都请到了。二魁家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人们互相问候互相打招呼,互相谈论二魁两口子的孝顺,二魁媳妇的贤惠。二魁和媳妇更是忙得马不停蹄。又要招呼客人们入席就坐,又要应酬人们的夸赞,还要不时地关注新来的客人,赶过去打招呼,以免招呼不到客人多心。到了立碑的时辰,帮忙的众人,按照阴阳先生的的指导,把墓碑抬到二魁娘的坟前,阴阳先生手执罗盘脚踏罡步,神情庄重肃穆 ,口中念念有词地一阵折腾之后,指挥人们破土浇浆安放碑座,立碑板碑柱上碑顶。匠人与帮忙的人七手八脚找来木棍木板固定,用水泥浆焊接。场面热烈宏大又不失隆重庄严。一座高大又漂亮的墓碑很快落成,真是又大气又好看,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版的门楼。方圆几十里内没有谁家坟园的墓碑比二魁他妈的更气派!仪式结束,客人们酒足饭饱。有人三三两两向二魁两口子告别,异口同声地夸赞二魁两口给他妈修的墓碑排场大气,夸二魁两口孝顺,是大孝子。二魁听了连说过奖、过奖。媳妇听了高兴得合不拢嘴,脸蛋笑成盛开的花说:“应该的,应该的,这本来就是我们当小人的应该做的。”更有人拉过正在玩追跑的自家小孩儿现场教育:“看看吧人家多孝顺,你将来要是能跟上一半,我和你爸睡着都笑醒了。”小孩清亮的眸子泛起一丝迷茫和不解,问大人:“不就是一个石头堆子吗?”和谐的气氛里莫名地加进了一丝尴尬,二魁媳妇急忙拉过上幼儿园的儿子说:“蛋蛋,来,给大伯大姨再见。”不曾想儿子挣脱她的手,抱着那小孩的肩膀说:“你真笨,不就是将来给他们也弄一个,更大更好看的石头堆子嘛。”二魁媳妇一下子愣住了,一片寂静中,忽然觉得浑身僵巴巴地,像混凝土一样,正在慢慢凝固,慢慢地凝固成一个要多悲哀有多悲哀的墓碑。
作者简介:王付鹏,笔名野魂,男,66年生,回族,陕西镇安人,农民。作品偶见《现代诗美学》《山东诗歌》《齐鲁文学》《湖北诗歌》《安徽诗歌》及网络平台,诗观∶诗海浩淼,泛舟自乐。
来稿请寄[email protected],《西北文艺》旨在为广大文艺爱好者提供一个交流互动的公益平台,欢迎大家在这里分享佳作,原创作品优先发表。编辑:长河诗社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