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灌河文学 · 小说 | 虚行:军花的愿望

军花的愿望虚 行
王军花的名字是母亲起的。儿时军花有个愿望,长大后能成为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兵,一朵军中绿花,但她没赶上好时候,那几年全国大裁军,部队不招新兵。愿望落空了,军花不死心,就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嫁给军人,成为军嫂,但在适婚的年纪,她没能遇到那个男人。
军花有个哥,比她大六岁。长的不俊,个子不高,口齿不伶俐,挣钱也不多……哥身上似乎没有让人值得肯定的地方,更要命的是家里穷字当头。村里的同龄人都娶上媳妇,生了娃,哥的人生大事却没有一点眉目。眼看年龄蹭蹭地往上窜,过了年就32了,连个说媒的都没有。年龄越大,娶媳妇就越难。父亲着急了,无奈之下想到了换亲。一开始,军花死活不同意,终日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茶饭不思。父母就隔着紧闭的门窗给军花递话。
你就忍心看着你哥打光棍?
村里那些单了一辈子的老汉,人老了,病了,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嫁谁不是嫁啊,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老王的家的香火不能到你哥家就断了啊。
算妈求你了,帮帮你哥。
……
耐不住父母的软磨硬泡,军花认命了。
父亲托媒人,在附近的村子里找了“门当户对”的一家人,上门提亲。两家家境相似,都有难处,一拍即合。彩礼、嫁妆、婚宴,不作讲究,自然也不成问题。
托军花的福,哥终于娶上了媳妇。两个月后,军花嫁人了,对象是亲嫂子的亲哥,一个体格瘦小、长相略显寒碜、叫永军的男人,而婚前军花只见过这个男人二次。
两个月内,老王家一双儿女都成了家,这似乎是一件双喜临门、亲上加亲的好事。但在婚礼当天,那些凑热闹、不明就里的人从军花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和一双空洞呆滞的眼睛还是猜到了一些事情。
新婚之夜,送走闹喜的人,永军兴奋地爬上床,哪知迎面来了一脚,给踹了下来,军花还骂了一声窝囊。洞房花烛夜,本是人生一大快事,永军身为一个男人,被自己的女人连踹带骂的,连媳妇的一根指头也没碰到。若是传出去,恐怕被人笑话,一辈子在村里抬不头来。这个“窝囊”的男人本事不大,就是性子好了,知道体贴女人,明白这桩婚事来之不易,也懂军花心中百般个不情愿。虽然挨了骂,受了白眼,不但不生气,还赔笑。永军二话不说,抱着二床被子在寒冬腊月的地板上打了地铺,一个月都没有摸过新婚的床沿。
两人过日子,永军处处让着军花。他在外面干了一天的泥瓦活,回到家里从来不闲着两只手,该干嘛干嘛,烧菜、盛饭、收拾。军花也不是铁板一块,油盐不进。男人默默地付出,她都看在眼里,明面上不说什么,却热在心头,渐渐地心肠也软了下来。
有天晚上,永军惊喜地发现地上的两床被子被挪到了床上,这才识趣地爬上床。躺下来,永军就试探性地要给军花宽衣解带,刚伸出去的手就挨了狠狠一巴掌,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永军性子真好,乖乖地把手缩了回来,也不生气计较。
大半年过去了,两人间的默契慢慢地磨合出来了,情况才出现转机。一天晚上,永军颤巍巍地伸过手来。借着窗外的月光,他看到军花抬起手来,就迅速地把手抽了回来。军花却“噗”的一声笑出来了。永军这才放心,手又一次伸过来,这次军花没有抬手,默许了。
三年内,军花生了一双儿女。有了孩子,军花就让孩子喊嫂子姑姑,管哥哥叫舅舅,哥嫂觉得别扭,军花却不以为然,她有她的考虑,跟永军结了婚,少了一门亲戚,这样喊更亲。
军花心里一直堵着一口气,难以下咽。这口气是穷出来的,她觉得人不能一辈子输在一个“穷”字上,于是在心底默默地许下了一个愿望,这让她变得异常的勤俭。永军外出务工,军花主内,除了要照看两个孩子,每天都有一院子的活等着她去干:煮饭、洗衣、种菜、割草、喂猪、打扫……在这些家务活之间,有喘口气的间隙,那么一丁点时间,她也闲不住,不是坐在孩子跟前织毛衣,就是站在院子里补渔网……军花把零零碎碎的时间串起来换成零零碎碎的钱,贴补家用。虽然不多,但是日子久了,积少成多。
军花一家人很少吃肉,每月去小卖铺割一次肉,一次最多称半斤,能吃上好几顿。炒一锅菜,切几片肉丝放进去。军花把零星半点的肉丝挑给孩子吃,孩子长身体需要营养。剩下肉再夹到永军的碗里,男人在外出的是力气活,吃肉才有力量。
出门在外,别的男人都抽有牌子有包装的香烟。聚在一块时,掏出香烟挨个分。有时烟递到永军跟前,他总是推托,然后慌忙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大烟杆和一布袋自家种的烟草,有点难为情地说我这有,你抽你抽。永军的旱烟是没法分的,就不肯接别人的烟。这事传到了军花的耳朵里,军花心里很不是滋味,觉得自己的男人丢了面子,就每月主动地给永军买两条男人们都爱抽的哈德门烟。永军数落了她几次,说自己喜欢抽旱烟,劲大,有味道。其实永军是心疼钱,军花当然明白,但打那以后就再也不买了。
好日子就是在这样细水长流中过出来的。
后来生活变得稍微宽裕一些,那会村里的年轻人娶媳妇,二层小楼是标配。儿子还没到年龄,军花就算计着盖楼的事,不想落在别人后头。住了二十多年的老房子推倒了,墙一倒,砖也碎了一地。盖新房子,几乎没人用旧砖,但军花见不得浪费,又不值当雇个小工挑砖头,就自己蹲在一片废墟之中,一手榔头,一手桃铲,把派得上用场的砖都挑了出来,一块也不浪费。最后算下来,盖一样大小的楼房,军花家比别人少用一卡车的红砖头。
让军花欣慰的是,儿子找媳妇这事,没让老两口子犯愁。再后来,女儿长大了,有一天领回一个帅气的男友。婚礼办得气派又热闹,吃的用的都是挑顶好的买,该有的仪式一样都不缺。宴席上,女婿过来敬酒时,军花不顾众人劝阻,竟然一口气干掉了杯里的白酒。可能喜极而泣,眼角竟泛出晶莹的泪花。永军拍着老伴的肩膀,劝慰道,今天大喜的日子,当着女儿女婿的面,咋还就哭上了呢?军花这才慌忙伸手擦掉了脸上的泪珠。
没人知道军花心里想的啥,只有她心里明白,这回愿望没落空,女儿没走自己的老路。
儿时军花有个愿望,长大后能成为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兵
愿望YUANWANG
作者简介
虚行,原名徐淑童。江苏赣榆人,机械动化工程师,文学爱好者,作品见于《精短小说》等期刊。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