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江文学》第102期 史万忠 原创散文:童年的冰车

2021-03-08 20:53 

喜欢就关注我吧,订阅更多最新消息童 年 的 冰 车作者:史万忠 审核:王征祥 编辑:秦辉
从我记事起,就爱坐车。我爱坐奔跑在田间小路毛毛道上的毛驴车,爱坐缓缓走在村庄里慢悠悠的牛车,爱坐骏马奔驰串铃响叮铛的马车,爱坐通往城里喇叭声声的大客车,爱坐没包没坑没有楞的铁轨上风驰电掣的火车,我更爱坐儿时冬天里天天坐的冰车。坐冰车是我童年最大的乐趣。
虽然已有50多个冬天没坐冰车了,但不仅梦里常常回到那段魂牵梦绕的美好时光,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也常常让我回忆起令我终生难忘的欢乐童年。冰车是用牛粪冻成的。每年刚一进入冬天,我就和童年的小伙伴们到生产队的牛圈里把牛刚刚屙出来的热气腾腾的湿牛粪用土篮子抬回家,央求大人给冻冰车。
先往地上铺一层草木灰,然后把湿牛粪放在上面,加上适量的热水搅拌,用泥板子抹成大约二寸厚,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圈,再把一个马掌或用铁线制成的半圆镶嵌在边缘上做冰车的耳朵,第二天早晨起来把这个用牛粪冻成的圆圈翻过来,往撒灰的这面用扫地苕掃往上掸水冻上半指厚的冰,这叫冰车油子,这样拉起来省劲,最后往马掌里拴上一根三四米长的拉冰车用的绳子,这样冰车就做成了。
在热气刚出口,立刻变霜花,滴水成冰的严冬里,我们这些童年男女小伙伴们天天在一起拉冰车玩。玩冰车也有很多花样。我们找一个高岗下坡的地方,一个人双脚站在冰车上,一只手拽住栓冰车的绳子轻轻一拉,冰车就自动向下坡方向滑行二、三十米,我们把这种玩法叫做“金鸡独立”。
还有一种玩法就是一个人跪在冰车上面,另一个伙伴拉着往前跑,我们把这种玩法叫做“羊羔跪乳”。另有一种玩法就是一个人脸朝地面腿伸直爬在冰车上,从上岗往下坡滑行,我们管这种玩法叫“亲吻大地”。
最常见的玩法就是四个人一伙,由一男一女拉冰车,一男一女坐冰车。从我家到生产队的榆树毛子有200多米,你这伙拉我这伙一个来回,反过来我这伙再拉你这伙一个来回,有来有往,我们管这种玩法叫“相亲相爱”。
我们每天都有十多个小伙伴拉五六个冰车在一起玩耍。有时两个冰车撞在一起,把冰车的边沿上撞掉一个大豁牙儿,有时跑得快,冰车被撞成两半儿,一半被拉冰车的人继续往前拉,另一半被撞出去老远,坐在被撞出去这一半冰车上面的人被惯力甩得满地打滚。摔得鼻青脸肿,痛的呲牙咧嘴。
我们管这种现象叫做“驴打滚”。每当有这种现象发生时,其他小伙伴们都“幸灾乐祸”,笑的前仰后合拍巴掌。今天一个冰车被撞碎了,明天保准又有一个新的拉出来玩。在大雪纷飞嘎嘎冷的日子里,大人们都躲在暖屋子里打哈凑气逗哏儿,就连带毛的老母鸡也都不出架,他们蹲在木杆上冻得“咯咯”直叫,耷拉着翅膀,两个爪子也交换着抬起来紧紧贴在胸脯取暖。
而我们这些嘎小子,淘闺女照玩不误。真是天寒地冻心里暖,冰天雪地乐逍遥。人坐在冰车上被小伙伴拉着呼呼向前跑,听着冰车和雪地摩擦发出的“吱吱”的声音,看着拉冰车的小伙伴头上戴的狗皮帽子的两个耳朵上下一闪一闪的好像天空中飞行的大雁的两个翅膀,眼瞅着拉冰车女孩穿的红棉袄,头上戴的红头巾在皑皑白雪的映衬下,那心里比烤火盆还暖和,那心情比三伏天喝了井拔凉水还痛快,心里美滋滋甜丝丝的,比喝了蜂蜜还香甜,乐趣无穷,惬意极了,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在皓月当空,寒星点点的夜晚,我们拉冰车坐冰车玩的更起劲。银白色的月光倾泻在大地上,大地泛着亮晶晶的白光,明月仿佛被我们这天真烂漫的童男童女的乐趣所吸引,守望在我们的上空,静静地观看着我们的表演,和我们一起享受这人间天堂的无限欢乐。
直到母亲喊着我的乳名,叫我回家睡觉时,我才拉着冰车恋恋不舍地回家去,身子往被窝一钻,就进入甜甜的梦乡。
史万忠: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白城市作家协会会员、《农民日报》基层编委、《吉林日报》终身荣誉奖、突出贡献奖获得者、《吉林农村报》特约记者。有四千多篇(首)通讯报导和文学作品被国家,省,市,报纸,杂志,广播,电视采用。先后被吉林省政府、共青团吉林省委员会命名为吉林省新长征突击手、被吉林省委宣传部、吉林省文化厅命名为吉林省农村文化大院先进带头人、2020年被大安市委评为抗击疫情最美志愿者。从1977年至今有40次受到省、地、市表彰奖励。

本文地址:https://www.scyhyf.com/4534.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手推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