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傻子:洪晃啊洪晃,没有爱情的乱睡就是耍流氓

2021-03-23 12:01 

1
对洪晃女士的高论,“女人必须独立,多谈几次恋爱,多睡几个想睡的男人”,网上反应不一,有捧她的,有骂她的,我也想说点看法。

网友们的捧和骂如下——

网友们的看法各有道理,也挺有趣,“女版刘欢,长发短脖,大胖脸”,我笑。下面来说说我的看法。
2
“女性必须独立”,在当代社会好像是对的,社会潮流如此。但就一定对吗?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女性结婚后做全职太太的太多太普遍了。人家也没有觉得女性必须独立,不独立,家庭就出问题,女性的未来就没有保障?
独立有独立的好,做全职太太有全职太太的好,一切都看你们的感情基础。有感情,善良,体贴对方,独立和做全职太太都可以;无感情,不善良,独立也会出现婚姻危机,做全职太太也感到没有保障。
世上没有绝对的事情,有独立,爱了对方一辈子的;有做全职太太爱了对方一辈子的。有独立,婚姻很快完蛋的;有做全职太太家庭很快解体的。
至于网友们津津乐道的“多睡几个想睡的男人”,很多人击掌叫好。认为符合人性,符合社会发展,女性不再遮遮掩掩。
其实,一点也不稀奇。
美国上世纪60年代的“嬉皮士”运动,那种解放和大胆,比这个论调要前卫一百倍。
什么是“嬉皮士”?蔑视传统,废弃道德,有意识地远离主流社会,以一种不能见容于主流社会的独特的生活方式,来表达他们对现实社会的叛逆,这些人被称为"嬉皮士"。而性放纵、“性解放”则是他们当中的一个核心内容。

但再解放和大胆,后来还是被社会抛弃,因为对家庭,对人和人的信任,对社会和个人的基本规则伤害太大。“嬉皮士”运动,没几年就偃旗息鼓,重新回归家庭,保守主义占了上风。
回家,回家,正如著名的摇滚歌手鲍勃·迪伦在《大雨将至》中唱到:
我要在大雨降临之前回家去,
我要走进最密的黑森林深处,
那里人丁繁众,可都一贫如洗,
那里毒弹充斥着他们的水域,
那里山谷中的家园紧挨着潮湿肮脏的监狱,
那里刽子手的面孔总是深藏不露,
那里饥饿难忍,那里灵魂被弃,
那里黑是唯一的颜色,那里无是唯一的数据……
我听很多去过美国的人讲,那里的美国人基本上都是一下班就回家,夜生活比中国逊色多了,美国人对家庭的重视,对陪伴子女的重视远远超过很多国家。他们把家庭看得很重,把亲情看得很重。
绝大多数老美是没有那么开放和放荡的。自律,加上宗教信仰,不乱来,不胡来,尊重规则,爱惜家庭,是普遍的共识。
3
如果你赞同洪晃的观点,没问题,我不反对你,但后果你要想好,必须自己承担。
譬如你的母亲没有责任感,没有羞耻心的约束,和人乱睡;譬如你的妻子同样如此,你的女儿同样如此......这个后果你要自己承担。
你不能赞成和主张别的女性多睡几个自己想睡的男人,到了你自己家就如雷轰顶,天下大乱,痛不欲生,不能接受。
老天是公平的。你赞成和主张别的女性这样,那你的母亲,你的妻子,你的女儿就也会这样。因为她们也是女性的一分子。
你愿意吗?你接受吗?还有艾滋,梅毒,各种性病都可能上身,你欢迎吗?
你在谈恋爱的时候,你女友听了洪晃的高论,同时和好几个男子恋爱、睡觉,你可以接受这样的女友吗?
接受新潮的大胆的胡说八道的高论很容易,表示你很前卫和解放,不是道德至上主义者,不保守,不腐朽,但落实到你自己头上、落实到你的家庭,你要想好后果。
后果想好了,那你就接受和鼓吹吧,完全没问题。
4
下面这个洪晃是什么人呢?许多网友并不知道。

洪晃,她亲生父亲叫洪君彦,继父是乔冠华。洪晃是章含之和洪君彦两人之女。
继父乔冠华曾经做过我国的外交部长。
专栏作家,拍过电影,离婚三次。
第一段婚姻是在她大三的时候,嫁给了一个法律系的美国人,第二段则是大家所熟知的与导演陈凯歌的婚姻,第三段是和一位法国驻上海领事馆的外交官彭赛。
洪晃现在的伴侣杨小平,可能是洪晃历任伴侣中最平平无奇的人。杨小平是一个不出名的室内设计师,离婚,而且有一个十几岁还尚在青春期的孩子。
就这么一个人。现在就长得这个样子。
我想说,你自己可以春心萌动,春花烂漫,多睡,乱睡,那是你的自由和你家庭的事,但你不能用你的高论害了很多无知、糊涂、跟风、没有自我、认为放纵了就有快乐的女性。
做什么事情没有代价呢?都有代价,你想好了代价就可以了。
我不是鼓吹从一而终,我还没有那么不开化。从一而终和从十而终,没有绝对的对和错。关键是你自己的幸福感如何,只有一个伴侣陪伴到老的,不见得不幸福;有十个伴侣不断换的,不见得就幸福,可能空虚感还更多呢。数量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这辈子是否有心的吸引,灵魂相伴的这个人,你有了,就恭喜你。
重复我的腐朽的老土的保守的观点:没有爱情的乱睡就是耍流氓。流氓耍多了,没有人会爱你,没有人会珍惜你,没有人会在乎你。身体的快感转瞬即逝,爱情的魅力才永远甜蜜。
尾声
一个诗人写文章,那是因为诗歌太弱,看的人太少,不能与社会互通。我的字句未必高妙,字字出自本心。您阅后如果觉得有几分道理,先关注点击标题下写诗的陈傻子再请分享您的朋友。作为个体,嗓音微弱,但合起来就是一座山峦,一片海洋。谢谢您的支持和大义。
请看近日几篇小文:为人师婊?
修改数稿重发:缅甸的男神和影后我们有吗?缅甸人一点都不穷
陈傻子:我最不要看假人王浛旭的文章
陈傻子:世界上最亲的人就是支持我分享我文章和诗歌的读友
陈傻子: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2021,一只甲壳虫的夜半呓语
陈傻子:这几年我是怎么会不喜欢贺卫方的?
微信最新修改了推送规则,没有经常点“在看”的,会慢慢的收不到推送。为不影响您对我文章和诗歌的阅读,请您每次看完后点击下面的“在看”。谢谢。
分享,点赞,点在看
告诉更多人
往日好文章选读陈傻子:李咏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压抑平庸乏味,再对李咏之死谈谈我并不深刻的想法陈傻子:我想写写上海张文宏教授陈傻子:和张文宏、陈佩斯一样,我也是个干净的人陈傻子:我和卢克文的差距——一个满嘴含蜜,一个满嘴沧桑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可关注公众号,谢谢您。
陈傻子诗话:我在岸上,不能忘记在水里的人;我在光明处,不能忘记在黑夜里的人;我在欢笑处,不能忘记哭泣悲伤的人;我在鲜花处,不能忘记还被荆棘扎脚的人。

本文地址:https://www.scyhyf.com/5349.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手推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