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的樱花树(扬人纪事 | 王竑侃:只待下一个十年)

2021-06-20 16:26 

盛夏的樱花树

第三则 | 王竑侃:只待下一个十年
作者 :王竑侃 03级设计学院本科生、16级MBA在职研究生
扬之水履历:《面对》《阳光灿烂的日子》《天堂隔壁是疯人院》《盛夏的樱花树》《梦游》灯光,《Sayo Nara》《青春禁忌游戏》《亲爱的,怎么了》舞台监督,《蠢货》《恋爱的犀牛》《远山的呼唤》《欢乐复活节》《无人生还》《暗恋桃花源》演员,《大学梦话》副导演,《武松》《我们之间的距离》《跳楼》《艳鬼传》《求证》《十三角关系》《乱话大学》《你好,疯子》《苏菲·柯林斯》导演

全文共1780字,阅读大约需要6分钟。

       来到扬之水实在只是一个巧合,室友为了自己有上台演出的机会,用一顿饭的代价就把我“忽悠”进了扬之水。当时只是觉得这世间有趣的事情,毕竟大学里面总要有点让人难忘的回忆不是吗?第一次参与演出是做灯光,后来发现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因为导演说,演出开始之后你就是最大的了,因为你不开灯,台上就什么都做不了了。也就是这么一“忽悠”,我在这个位子上坐了整整一年,等到大二下学期才有了第一次上台的机会,虽然少了点上台的机会,但是浸淫在剧组中的这一年,也积累了很多舞台的经验,这让我的初体验反而无比的从容。

扬之水最老“灯王”工作照

      那个年代,珍珠奶茶7元一杯,我们的票价是4元,于是在手绘的海报上写着“请女朋友喝一杯珍珠奶茶的钱就能一起看一出话剧”。于是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虽然票价随着年纪在增长,但是总体上社团一直处于贫困的状态,直到我07年毕业,这种状况总算是随着学校的不断的投入有了些好转。回想自己大学4年其实是幸运的,能加入一个自己喜爱且有收获的社团就是一种幸运,更何况还能够有不少上台的机会。其实即便时至今日,还是有很多的社员是很难有上台的机会的,这既需要你有足够的热爱,也需要一点点天赋和一点点运气。

2006年《沙扬娜拉》上话后台
左起依次为王竑侃、罗鼎屹、郭继瑞

      毕业之后的第一年其实工作特别多,所以就短暂的离开了一段时间,但是当再次回到这个社团的时候,我们就愈发清晰的知道我们到底为什么还会回到这里。“那种纯粹的快乐,就想乘着风一样”,这是一句台词,但似乎很能描绘这种感觉。有的人抽烟,有的人喝酒,有的人买包,有的人打游戏,每个人获得快乐的方式不同,你可以说这是一种精神鸦片,但却又是我们不可或缺的调味剂,当然,这种精神鸦片在很多人看来还挺高级的。

    有一次相亲的时候,我问女生有什么兴趣爱好,她说喜欢话剧,然后就侃侃而谈自己看过的各种剧目,最后问我看过什么,我只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刚才说的那些,有一半我在大学里排演过”,然后悠然的背了一遍《恋爱的犀牛》开场马路的独白,吓得那姑娘之后就不再提话剧的事情了。虽然相亲没什么结果,但是当时那个女孩瞠目结舌的表情还是让我小小的满足了一下,以至于后来有一段时间,我经常请相亲对象看话剧,然后告诉她这个戏我演过,以此来给自己增加一点独特的艺术气质,虽然,最终也都没什么结果,但在他们眼中,我变成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有趣的人。我经常说,这就是话剧社给我们带来的一些特质,另类而有趣。

2009年扬之水十周年中北社员合影

      很久以前作为社员采访过国家一级演员张先衡先生,还请他来看我们的戏,指点我们的排练,那时候他一直鼓励我们创新,他说“不要去考虑我们做的是不是专业,而是要看是不是投入,是不是开心,要做那些话剧中心都没做过的内容”。也就是那时起,我们不再追求所谓的专业质量,更多的是那种专业精神,或者说是一种投入度,直到现在我还是会在排练的时候说,“你们演的不好,那是导演的问题,但是你们排练不投入,就是你们自己的问题”。也就是那时候,我们开始做各种的尝试,10年我们将严歌苓的《金陵十三钗》搬上了舞台,虽然改编小说有各种无法解决的问题,但是最终演出完之后的那种成就感还是会让人无比自豪。也大概是在我们演完2个月后,传出了张艺谋要将它拍成电影的新闻,后来组织当时剧组的成员看电影,我们发现其实我们没解决的问题,似乎大导演也没怎么解决掉。

2010年《艳鬼传》剧照

      之后的几年排了不少经典剧本,而且都是在没有参考专业剧团演出的基础上搞的,很难,有时候甚至于不精彩,但是却没有畏惧过,因为那种大学生应有勇敢和创新精神一直没有被磨灭。虽然自己已经不再年轻,但是每次回到学校排戏看戏的时候,总觉得自己依旧是那个少年。经常有同学问我,我们为什么要在大学里参加话剧社?我都会说,可以用这种精致而又另类的方式为自己的大学生生活涂上一笔,想想自己这一辈子,有多少次能够站在台上,让200个人安安静静的听你讲话的机会呢?

2005年《阳光灿烂的日子》排练场

      我可能还会留在社团很久,因为我一直相信我可以给这里的每个人带来一点改变,而他们也多少的改变了我,这种相互成就可能是纯粹的,就如同我们之间建立的友谊一般,纵使天各一方依旧怀有对彼此的美好记忆,这难道不是最珍贵的吗?

王竑侃设计作品

————

文章原创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排版 | 罗佳雨

文案 | 王竑侃

下则预告
张冰:以樱桃河之名,做不可描述的事

盛夏的樱花树相关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scyhyf.com/6692.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手推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联系,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联系邮箱: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