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都笑了续集(【爆笑方言】年猪中的战斗猪(续)||创作 纵横)

2021-08-31 09:44 

猪都笑了续集
水漩·有梦
点水漩文学让梦想起航

年猪中的战斗猪(续)

年猪中的战斗猪(续).m4a 来自水漩文学 --> 00:00 12:49 后退15秒 倍速 快进15秒 爆笑故事,方言播音,欢迎收听,笑得不肚疼,算我不好!!!播音:草根无牙!不是,牙字写错了,是芽!我的牙都还健在!

上回说到,这一伙人和猪战斗了一个回合,大白猪获胜。这二后生、三娃子、四虎他们拉起“一把刀”,纷纷跳出了猪圈,就留下个大白猪在那翻白眼。要是大白猪会说话,肯定会说,“爷这身膘也不白长,不服来战!”
出来以后,四个人是他看你,你看他,都为难住了。今天这事闹得够丢人的!四个大男人捆不住一口猪?!这要是叫那伙帮锅做饭的女人们传流出圪,还不得叫捏村合儿人们笑话死?
那伙女人里头可有两个能翻闲话的了,二梅呀,润花儿呀,那都是号称“新闻联播”的名嘴,那嘴上的本事,那是相当了不得!说你甚好,甚就好,你起了虱子,都能把虱子说成双眼皮皮喜人的;说你甚赖,甚就赖,你考住大学也能说你是照抄的!可好好儿今天这丢人事儿还叫捏亲眼看见了,再过一阵儿阵儿,不敢定还要描画成圪甚样儿的了。
几个男人站在那儿,没羞没羞的,谁也想不出个下台阶的话。二后生见众人都不做声,就往前圪擦了一步,开个头:“草栓把咱们叫过来了,今天怎说也得帮他把这猪捆切住,左邻右舍、接壁邻域就这么几个男人,不帮一帮叫捏笑话。”
三娃子一听,跺了一下脚板子,接住说:“那还用说,弟兄们不帮忙那还能行?这阵儿为难的不是咱们帮不帮的事儿,是想帮也帮不成,今天遇上拚命的茬儿啦!”
四虎挠了一下耳朵,说,“要不寻一根大绳往倒绊哇。”二后生一听,头摇得跟那拨浪鼓似的,说,“怎绊了?这猪古怪的能叫你绊住?”四虎就说,“叫草栓媳妇儿开开圈门门假装喂泔水,咱们在圈门口绊它。”三娃子就摇头就说,“要是撒脱绊不住叫捏跑了怎闹?咱们还得给捏斷(duan)猪圪了,那更丢人,我看不行……”
“一把刀”见暂且商量不出个办法来,就绕接到猪圈边边上拾他那把屠刀圪啦,拾起来捉在手合儿瞅捏瞅捏,又拿大拇指头刮刮刀刃子,叹了口气,悄悄地嘟囔:“唉!刀尖也碰得卷刃啦,还得寻磨石磨一磨,今天这是怎闹的了,关么跟上鬼啦?”说完猫腰往草栓家合儿走,去寻磨石。堂门口的女人们嬉笑地问他:“一把刀,今天这猪是杀成杀不成了?我们还等的吃肉了,啊?哈哈哈哈……”
“一把刀”低倒个头,嘴合儿吭哧了半天回答不张来,该说个甚了?就给一个儿打圆场:“我前磨磨刀,前磨磨刀,磨磨刀……”就嘟囔就挤开女人们进了家。后头二梅嘴一撇,斜了“一把刀”后背影一眼:“嘁!疥蛤蟆拿上个炼人刀也不顶。”一伙女人们听了笑得前仰后合。
二后生,三娃子他们见女人们笑“一把刀”,脸上也挺挂不住,这时候草栓过来一人递给一根儿“山海关”,打圆场:“没事,没事,一会儿我打扫打扫猪圈,咱们再捉,天还早了,不晌午的了……”
四虎接住话头儿:“正分儿也是,知预的捉猪呀,不说把圈里头那猪屎铲一铲,将将儿‘一把刀’叫猪顶倒,差点一刀把我扎死!”
 “怨我的过了,怨我的过了,没操心这。”草栓在一边直赔不是。
二后生脑子活套,这阵儿找见原因啦:“我说咱们今天直跌跤,就那猪屎闹得,一会儿好好儿除铲除铲,再铲几铁锨灶火合儿的灰苫一苫(shan),地上就不滑了,咱们就好用劲儿啦!”听二后生这么一说,三娃子也接住说:“对,对,对,就叫猪屎估捣的,把我担心摔死,草栓赶紧除铲圪哇!”
找见原因事情就好办了,草栓欢欢儿跳进圈里打扫猪粪,看见那大白猪蹬直四条蹄子,虎在圈门口,两眼紧盯外头,目露凶光,看架势是要决一死战!草栓也不敢把大白猪撵开,绕转它把圈里的猪屎铲干净,二后生从家里撮出两铁簸箕灶火合儿的灰,叫草栓匀匀儿地撒在猪圈地上。这时候,“一把刀”磨完刀也出来了,二后生,三娃子,四虎他们又跳进猪圈,这回拦住“一把刀”没他让进,让他跟前等的,生怕他再进去捅娄子。
见众人又跳进来,大白猪不由得又着忙了,脑袋一低,尾巴一拧,又开始乱跑。草栓手快,上圪捉住一条后腿,猪猛往前蹿,草栓捉住不放,跟了两步,二后生趁机出手,又捉住一条后腿,两人一齐用劲儿,猛地一提,大白猪后半截儿就悬了空,后半身一离地,大白猪再也跑不了了,可怜捏孩儿大白猪知道大限已到,怎么个儿也斗不过这伙妖精们,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大概是咒老天爷不公了。
三娃子上前又捉住一条前腿,用劲一提,大白猪就躺下了,众人一齐使劲,把猪摁在地皮上,四虎把猪耳朵掯住,吆喝“一把刀”进来捆嘴,“一把刀”一高高跳进去,麻利地解下腰脊骨的烂麻绳,打了个圈儿系了个活扣往猪嘴上一套,上下一兜一紧,就把猪嘴捆了圪结结实实,大白猪凄惨的尖叫变成了吭吭。“你看你看,这猪捏还哭了”二后生说。三娃子低头看了半天,也没见猪流泪,就是说,“捏心合儿哭了,大概哭它妈了。”众人就笑。
四虎又找来一根绳子,众人把猪的前腿后腿紧紧拴在一起,草栓从猪圈墙边拿过一根旧椽子,往拴腿的绳套里一认,前头一个人,后头一个人,一,二,三!肩膀一用劲儿,就舁(yu)起来了,舁起来后一头再加个帮手,三把两下就把大白猪舁到了门扇上。抽出椽子,众人又把猪摁住,帮忙的一个女人赶紧拿来接猪血的瓦瓷盆,放到猪脖子下头,也不敢看。“一把刀”紧握他那把屠刀,一脸得意,手起刀落,尖刀就扎了猪脖颈上,一股热血顺着刀口流了出来,流进瓦瓷盆,接血的女人背转头,一脸的不忍心。
大白猪蹬了几下,吭了两声,一命归了西。
“一把刀”抽出刀子,在猪身上抿了抿,顺手从猪嘴上解下那根乱麻绳,又盘在腰脊骨上,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他又低头看看盆里的血,小声嘀咕:这猪血不多,这么大个猪,就流这点儿血?他嘀咕他的,别人都没在意,见猪咽气了,众人都松口气,都把手松开,解下拴猪腿的绳子,猪腿就搭拉下来了。草栓忙着招呼院里众人进家喝水,又掏出烟给捉猪的男人们递烟,二后生接过烟瞅一瞅门扇上的猪,说,“看样子有二百三四十斤”,草栓听了一脸的心满意足,众人附和:“差不多,差不多。”
草栓媳妇已经用熬猪食的那口旧锅烧好了煺猪水,帮忙的女人们开始蒸糕,有个女人歪转头吹开热气用筷子朝笼里头拔拉了两下,嘴里直夸:“上气挺匀,黄盏盏的好糕,好糕!”二梅接住说:“好糕你一会儿多吃两个,吃完脆糕临走再拿两个,支预回家馏得吃。”那个女人笑着说:“快你拿哇,先紧你,你捏跟草栓好,我怕把草栓拿哭了。”听了她俩抬扛,众人笑得哈哈沿沿,家里头人们有的喝水,有的抽烟,嘻嘻哈哈,说说笑笑。
正说笑的了,听得院里头“扑通”一声,接着就有一个女人瞎扎妈连地喊:“妈妈呀!快看看哇,猪又活过来啦!”听见喊声众人一窝蜂往出走,出门一看,果然见门扇边站着一口猪,还是那口大白猪,只见那猪四蹄直蹬,两眼凶光,拉开拚命的架势,一看就是想咬人了。几个女人吓得妈妈老子地跑回了家,男人们都呆住了,捅了一刀的猪,咋就又活了?
第二回合,还是大白猪胜。
要知这猪为何死而复活,会不会真的咬着人呢?且听下回分解。
(没看上集的,点这个链接看了)【爆笑方言】年猪中的战斗猪||创作 纵横
作者简介
    纵横,商都人,官名李立瑞,经商有几年,有空写一写,故乡人和事,梦里经常见。

水漩文学简介及征稿启事
主办:退役军人赵林,网名草根无芽。宗旨:水漩文学是为商都文友、在外的商都游子及各地爱好文学的朋友搭建交流思想、以文会友平台。本平台努力传承和发扬传统文化,弘扬真善美,鞭笞假丑恶,传播正能量。承诺:草根为每一篇拟用稿件认真校对修改,精心编辑配图,力求完美。作者自带插图更好。征稿:面向社会各界人士征稿,稿件不限种类,小说、散文、杂文、诗词、民间故事、寓言故事等皆可,报告文学只收反应商都进步发展的稿件。来稿必须原创,字数须大于三百字,附个人生活照一张,简介一份。稿酬:稿件发表后,赞赏10元以内全部归原创者,10以上(含10元),百分之七十归原创者。每月1日、10日、20日结算,以红包形式发给作者。发表超出10日所得赞赏,不再发放,归平台。投稿一周内没有回复,请自行处理。奖励:阅读量10日内超过500,奖10元,超过1000,奖20元。投稿微信:13387855192或微信号zlin1210声明:1,稿件一经采用,文责作者自负。      2,平台初创,上述条款初拟,解释权归草根所有。

猪都笑了续集相关文章

本文地址:https://www.scyhyf.com/8406.html
关注我们: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手推网的公众号,公众号:*********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